80家门店全部关门又一家生鲜电商折戟!4000多家入局者为何仅1%能盈利

在电商领域有句话叫做:“得生鲜者得天下。”不过,生鲜市场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近日,上海的生鲜电商“妙生活”就悄然关掉了所有门店。

在妙生活位于上海东宝兴路的一家门店,大门紧闭,门店上方“妙生活”三个字的招牌还在,门上贴着商户招租信息。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店里面的设施全部搬空了。

政策已经达到了“史上最严”,政策所表达出来的减负决心已经足够大,而减负的效果依然不是很显著。是否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寻找突破的可能?

生鲜电商接连折戟 上海妙生活关闭所有门店

记者随后根据地图,走访了妙生活的多家门店,有的门店早在几个月前就已关门,现在已经转让,换了新的商户。

生鲜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更高品质的饮食。如果餐厅和外卖可以做得到,那么,送菜上门,是不是真的很有必要?如果真的忙到没空买菜,直接叫外卖岂不是更好?

“‘家和校’要做到不能相互伤害、相互挤压、相互排斥。”林小英说,不是我们减负的决心不够,也不是政策力度不够,而是在制定政策的同时,还要厘清与此相对应的几个主体之间的关系,并且最大限度地分清责任,不能让“减负”成为“转负”。

前不久,英国媒体编造了“伦敦6岁女孩在圣诞卡中发现所谓在华外国囚犯求救留言”的假新闻,这次《纽约时报》又杜撰新疆小学生被“洗脑”的故事,可以看出,将“儿童”卷入涉华报道成为某些西方媒体攻击中国的一个新手法,以制造煽情效果来博眼球。从污名化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到抹黑当地的教育体系,某些西方媒体正试图将新疆的未来与中国发展大局脱钩,挑动民族矛盾,进而阻碍中国发展。

首先,是损耗成本,生鲜的损耗率平均在5%-10%;

“每天下班之后我可以完全不看单位的微信群,但是班里的群绝对不能不看,以前是不敢错过老师的各种通知,现在有各种复习资料,一发就是一大摞,根本不敢错过。”王慧说。

林小英用“自由学习时间”、“非自由学习时间”和“校内”、“校外”组建出了四个象限。

记者在上海走访时发现,虽然大大小小经营生鲜的电商随处可见,但是,从事这一行业并不挣钱。数据显示,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4%盈亏平衡,88%亏损,70%巨额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了盈利。

大多数风口是资本和概念炒起来的,需求没起来,概念和供给起来了,竞争者一大堆,导致没有利润可赚。

“正是这种界线的不清晰和模糊状态造成了学生家长的负担越来越重。”林小英说。学生的负担很好理解,在校内要学习,出了学校同样是学习,学习必修科目肯定要付出努力,本来是全凭兴趣的玩也变成了课程,负担自然是重了。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 劳帼龄:如果一家企业在成长过程当中,完完全全只依靠外部资本的输血,而自己没有造血能力的话,那让它长久下去确实是有难度的。

正如有专家所说的那样:中国教育中存在着一种奇怪现象:“家长越位、老师让位、学生错位”,本该老师做的事却交给校外培训机构,本该孩子做的事却有不少是家长代劳,在混乱的状态中孩子最终可能会迷失了方向。

这个由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号称史上最严的减负令,剑指中小学课业负担重这一痼疾,对校内、校外、家庭、政府四方面减负工作全面明确责任并提出要求。

一位家长这样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每到放假,学校会留体育作业,其中一项便是跳绳。这本是督促孩子锻炼身体的好事,但是却让这位家长犯了愁,因为学校要求孩子每天拍视频上传并记录数据,自己上班没时间管,孩子每天要上课外班也时间不充裕,“我还真找到了这样的机构,这样跳绳这项作业就可以交给机构了。”这位家长说。

(责编:实习生(赵异慧)、熊旭)

最后,运输性价比低。同样1斤商品,相比服装和图书等,蔬菜单价最低,长距离运输相当不划算。生鲜难做,为何菜场一直存在?

“阅读了2018年12月教育部发的‘中小学减负30条’后你会发现,政府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减负。”林小英说。

记者登录妙生活的手机客户端,已经无法使用。

在美国,生鲜超市主要是卖有机食品,是人们倡导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吃有机食品是需求在先,供给在后。终极目标还是又好又便宜

林小英从学生的学习行为入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她指出,学生的学习可以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进行划分:从空间上看,可分为校内和校外;从时间上,“根据学生意愿的自主性,可以分为‘自由学习时间’和‘非自由学习时间’。”林小英说,学生在校内的时间中,凡是进行必修课程的学习就属于规范性学习,也就是“非自由时间”。而在学校内的闲暇活动,就是自由时间。回到家,完成家庭作业是“非自由时间”,纯玩就是“自由时间”。

妙生活并不是个例,12月9日,武汉的“吉及鲜”被曝融资失败,大规模裁员和关仓。在杭州,“鲜生友请”近期也出现关门闭店的现象。发源地在合肥的“呆萝卜”经营陷入困局,杭州中心近日关闭。 

“以前,四个象限大致是均衡的。学校也都差不多,学生只学好数理化语数外就行。”林小英说。现在,探究性学习再加上各有特色的校本课程,很多作业是孩子无法独立完成的,不少家长有这样的经历:孩子写完作业睡觉后,家长开始上网查资料,帮助孩子完成研究性的作业。

特约观察员 许树泽:杨贵妃是怎么吃上生鲜荔枝的?

生鲜生意的成本三座大山

目前可见的,生鲜电商的最佳策略,是产地直销拼团模式。终端合并足够大的订单,产地农民有钱赚,单子足够大,摊薄损耗和运输成本,给到消费者一个便宜的价格,又好又便宜,是最接地气却最不容易做到的商业最高境界。

生鲜电商,名字高大上,其实就是“生鲜+快递”。这个事难做,有没有人做成功?当然有,中国古代杨贵妃吃荔枝就是“生鲜+快递”。

“确实有的孩子已经提前学过了,也确实有的孩子接受得快。”王慧说,但其实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已经掌握了,那些没掌握好的孩子,便在作业和考试中频繁遇到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家长能做到“内心不慌”,很多家长用给孩子报课外辅导班缓解这种焦虑。

其次,运输成本,距离越远,分销环节越多,成本越高;

妙生活首席执行官 邹志俊:100多平米的店铺租金,在上海的话平均要三万五左右,再加上其它费用的话,七八万左右。即使我们用大量数据化,但是数据化实现这种溢价,不足以去抵消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度。

课外辅导机构的这种渗透不仅拉长了学生学习必修课程的“非自由时间”,也让本该纯玩的“自由时间”变得不那么自由了。

虽然生鲜电商很难盈利,但出局者与入局者却似乎依然轮番登场。整个生鲜电商领域为何会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生鲜电商行业又存在哪些行业痛点?

《纽约时报》还对新疆小学开展爱国教育说三道四。德国汉堡大学政治学者托马斯·胡特林曾说,开放和理性的爱国主义是全球各国的共同价值观。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会教育孩子热爱自己的国家,美国在这方面更是表现突出:从19世纪末开始,学生朗读或背诵“忠诚誓言”就成为美国中小学传统,2019年2月一名11岁美国男孩因拒绝向国旗宣誓效忠而被捕,足见美国对爱国主义教育是多么重视。然而,当新疆的学校进行爱国教育,就被某些西方媒体歪曲成“洗脑”。这是一个典型的双重标准。

央视财经记者了解到,妙生活在上海开的80家门店,陆续全部关门。

菜场做的都是熟人生意,在摊贩的脑子里,其实是装有“大数据”的,每天选哪些?进多少菜不会有存货?损耗是很低的。其次,菜场是密集的社区中心,一天的需求非常大,来的顾客全是采购,不需要配送,成本降下来了。

按照这样的划分,可以看到当前学生的学习在时间和空间上发生的变化。

林小英教授介绍,自己的大学同学在澳门一所学校当校长,学校有一个给家长的“温馨提示”:如果家长需联络老师,请在上学时间与老师直接沟通。非学校办公时间,除紧急事项外,老师将不再回应家长,以便老师能专注备课,及照顾家庭。

一方面扩张开店不挣钱,另一方面公司现金流紧张。虽然妙生活在2015年和2019年分别获得3000多万元和2亿元融资,但是,最近三年资本大举进入,仅2018年国内22家生鲜电商企业融资高达120亿元。邹志俊预判资本狂热过后会变冷,于是在今年8月份果断决定陆续关店。

妙生活首席执行官邹志俊告诉记者,妙生活在上海经营了四年多时间,虽然他们在全国领先创立店仓一体的模式,但目前成本占到总价的30%到40%,而生鲜批发的毛利率却只有10%到20%,高额的成本让这样的企业短期内很难盈利。

两年前,生鲜电商行业曾经经历过一次倒闭潮,短短一年间,就有14家生鲜电商企业倒闭。最近这种局面似乎又再次上演,这背后又有怎样的原因?央视财经记者联系到了上海妙生活CEO。 

“这样,家和校之间的界线变得不清晰了。”林小英说,另外,学和玩之间的界线也不清晰了。以前,孩子踢球、游泳、吹笛子完全凭个人兴趣,孩子兴趣是否长久、能不能玩出名堂,并不太重要,玩就行了。但是现在,孩子玩什么都能找到专业课程。

2019年7月,《国际锐评》评论员曾到新疆当地城市和乡村的多个小学,与老师和学生们交谈,亲眼看到孩子们在学校里用汉语和维语朗诵课文,下课后也随意使用两种语言进行交流,嬉戏打闹。这是南疆地区小学里的日常场景,也是新疆繁荣稳定的一个缩影,与《纽约时报》所描述的“悲惨”场景完全相反。

然而,再怎么造谣生事,也掩盖不了真相。中国的发展不会让任何一个民族掉队。在2019年7月探访新疆喀什地区乡村时,《国际锐评》评论员看到一个五岁的孩子抱着奶奶,一起在回廊下用维语唱着民族歌谣。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场景,是中国政府保护新疆民族文化发展的最好注脚。

“家和校”“学和玩”之间的界线不再清晰之后,这个模糊地带便让给了课外辅导机构。林小英的这个观点,得到了一些家长的印证。

确实,在教育中最重要的是各自守好自己的站位,老师该管的事情留在学校,家长的责任留在家里,最重要的是充分尊重孩子,不仅要尊重他们学习的权利更要尊重他们自由玩耍的权利。(樊未晨)

事实上,按照新疆当地教育政策,原则上小学1至3年级是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有条件的小学4至6年级可以寄宿,学生宿舍人均居室使用面积、学校食堂人均使用面积等均有明确规定。所谓“年幼的孩子被迫与父母分离”根本无从谈起。《纽约时报》在文中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很多偏远地区的家庭很愿意将孩子送到寄宿学校,真是自相矛盾。

“你知道名校的课都是怎么上的?”一位初三家长王慧这样跟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的记者说,“面对一个新的知识点,老师并不是先讲授,而是直接在黑板上呈现几道题,让大家先做,然后指着其中一道题问学生:‘这道会不会’,如果下面的声音是:‘会’,那么这道题就过了,与此题对应的知识点也就过了。”

在妙生活曾经的一家门店,紧挨着一家永辉生活超市,而在另一边30米的距离之内,有一家百果园超市,再往前还有一家超市,可见目前生鲜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

需求没起来,竞争一大片

新疆面积大约有7个英国那么大。当地学校实行寄宿制是新疆自治区政府从实际出发采取的一种教育扶贫模式,受到当地民众的普遍欢迎。《纽约时报》编造所谓被迫与父母分离的一年级学生的“悲惨”故事,目的是利用人类普遍的同情心来抹黑新疆教育体系和中国民族政策。

妙生活创始人谈关店原因:成本高存活难

同时,《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还攻击中国政府正在用汉语取代维吾尔语,意图“抹杀”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化。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国际锐评》评论员在走访新疆时得知,新疆范围内用7种语言开展中小学教育,当地民众可以收听收看到5种语言的广播电视节目,阅读多种语言的出版物。进一步说,汉语是中国的国家通用语言,国内学生学习汉语不是再正常不过吗?为何新疆小学生学习汉语,就被西媒作出特殊解读呢?美国以多元族群和文化著称,试想少数族裔如果学不好英语,他们恐怕很难在美国社会立足发展。

是怎么做到的?首先给荔枝打蜡保鲜,后来发现不好用,直接放进竹筒里,再次密封保鲜,后来发现还是不行,最终把活的荔枝树挖出来,放进木桶,一路送到长安,摘下来还是新鲜的。生鲜电商,就是“生鲜+快递”,生鲜不难,难在快递。快递之难,难在运输成本。

而对于家长来说,在这种“家和校”“学和玩”界线模糊的状态下,焦虑也在逐渐增加。

上海羽山路某商户:妙生活以前的店是在这里,我们这个店是八月份接手装修的。

上海东宝兴路某商户:以前生意还可以的,六月份开张,开了四五个月。